【六四28周年】支联会游行千人参与 张德江言论证一国两制变形走样

  分类      2017年5月29日     

主持人:梁路思 /

支联会游行队伍下午3点多由湾仔修顿球场起步。(摄影:梁路思)

【希望之声2017年05月28日讯】(本台记者梁路思香港报道)香港支联会(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)周日举办悼念六四大游行,有1000人参与,创多年来新低,主办方称,人数多少都会坚持举办。另外,主管港澳事务的中共委员长张德江日前在北京对香港“大唱论调”,蔡耀昌认为,显示一国两制已变形走样。

支联会按照传统,每年六四的前一个星期日举办悼念六四大游行。(摄影:梁路思)

六四事件虽然历经28年,一如既往,支联会按照传统,每年六四的前一个星期日举办悼念六四大游行,今年的游行在周日(5月28日)。游行队伍下午3点多由湾仔修顿球场起步,他们高举各种诉求的横额。一路高喊多年来坚持的诉求,在民主的歌声中前行。

游行队伍高举各种诉求的横额。一路高喊多年来坚持的诉求,在民主的歌声中前行。(摄影:梁路思)

六四事件虽然历经28年,依然是不少港人心中最痛。陈生陈太带同几岁大的女儿,一家三口出来参与游行,他们表示,年年都有参与六四烛光悼念晚会,带女女一齐来,是想她学习明辨是非黑白。

陈生一家年年都有参与六四烛光悼念晚会,带女女一齐来,是想她学习明辨是非黑白。(摄影:梁路思)

陈生一家:“其实想要她(女儿)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她(女儿)每年都去六四晚会,另外也想她(女儿)知道,这件事我们好坚持,希望她知道这件事,不要觉得学校没讲的事,未必不值得去学,最紧要小朋友知道是非黑白,未来10项全能,能否做高官或发达,不重要,最重要希望她做有人格的人。”

陈太表示,虽然往年都有其他大专院校举办有关六四的集会,但始终觉得支联会举办的最有代表性。社会上目前充斥着一些不应该悼念六四,应该放下六四历史包袱的论调。陈太认为六四是不可抹杀的历史事实。陈生就认为,最主要的诉求是希望结束独裁专政。

陈生:“正如第二次世界大战,广岛长崎有原子弹,都不会放下,这是历史事实,每年都有人纪念,每年美国日本(都有)放下,不会,我觉得这是不可以抹杀的事实。(陈生)平反不平反我看可能是政治上有没有需要,六四平反不是我最终目标,最终目标是结束一党专政,共产党不可以永远一党专政,这个是全中国最不稳定的因素,阻碍全中国进步的因素,一定是这样。专政不但会累死中国,也一定会拖累香港。迟早都会解体,问题是和平地、还是权力斗争中解体。”

陈生认为,最主要的诉求是希望结束独裁专政。(摄影:梁路思)

2年前开始,香港学界、包括大专院校的学生开始杯葛支联会的悼念活动,不过,游行途中,依然看见大专生的踪影。浸会大学6名学生一齐参与游行,他们表示认同支联会的理念。张同学认为,其他青年人在悼念六四议题上的想法与支联会目标差异不大,只是聚焦不同。

浸会大学学生张同学(摄影:梁路思)

浸会大学学生张同学:“我们同意他们(支联会)的诉求,所以我们觉得要延续这个精神,为他们发声。(张同学)我们尊重言论自由,我觉得他们不是不想悼念,只是性质不同,只是想聚焦讨论香港的前途问题,有的可能想悼念六四,传承学运精神,但大家目标差不多,都是想为民主而发声。”

游行途中,都有其他年轻人的身影,90后刘先生告诉本台记者,应该记住历史,因为,香港和大陆息息相关。

90后年轻人刘生(摄影:梁路思)

90后年轻人刘生:“我觉得中共在1989年血腥镇压这场民主运动,我觉得好悲哀,现在这些和我年纪的人基本上不关注六四,我觉得他们不认识历史,还说不应该悼念六四,我觉得这是很冷血的讲法。现在因为香港已经成为中国的一个特别区,万一我们香港爆发一场好似雨伞运动一样的民主运动,中共可能用当年89六四一样,派共军血腥镇压这场民主运动。”

68岁的退休陈校长,是89年百万港人声援北京学运游行中的一分子,28年过去,他仍然走在游行队伍中。

(摄影:梁路思)

除了年轻人外,亦有不少中老年人参与游行,68岁的退休陈校长,是89年百万港人声援北京学运游行中的一分子,28年过去,他仍然走在游行队伍中,他告诉本台,事情一日未平反,都会继续坚持下去。

退休陈校长:“好多年了,这件事一日未完结,一日都应该参与表态。坚持下去信念就是黑就黑,白就白,是非黑白不能颠倒。一个专横的政权对于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心,用血腥镇压,是不符合人心世道的。”

游行队伍基本畅顺,不过,沿途亦有亲共团体踩场,到达西区警署附近时,警方突然要求走上行人路,游行人士不从,双方一度对峙,扰攘半个钟后,警方放行车道。期间,被拘捕的一名支联会常委被警方释放。

游行队伍下午3点多由湾仔修顿球场起步。(摄影:梁路思)

游行队伍下午6点多到达西区中联办,警方分批放行游行人士到达中联办门口,民众在门外集体默哀,并将写有诉求的纸牌贴在中联办的门外,有人在中联办门口撒溪钱。游行人士最后和平离去。

游行队伍下午6点多到达西区中联办,民众将写有诉求的纸牌贴在中联办的门外。(摄影:梁路思)

支联会副主席宣布有1000人参与,创近年历史第二新低,他表示,无论人多或人少,支联会都会坚持举办悼念活动,认为游行人数和六四晚会的人数没有必然的联系,希望六四当晚,有更多市民参与集会。

蔡耀昌:“从来支联会信念就是无论人多人少,都会继续举办(活动)。人多,我们当然值得振奋,人少,都是鞭策我们继续努力。通常游行人数和六四集会人数,未必有直接关连,我们估计下星期六四的集会,相信有相当多的市民似过往几年一样,有10万、甚至更多市民参与,期望今年有比过往相约甚至更多的人。”

游行队伍下午6点多到达西区中联办,民众将写有诉求的纸牌贴在中联办的门外。(摄影:梁路思)

六四前夕,中共委员长张德江上周六在北京强调,香港的政治体制,不是三权分立,亦不是立法主导或司法主导,而是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。特区管治团队须由“爱国者”组成;中央与香港是授权与被授权的关系,绝不允许以「高度自治」名义对抗中央等。蔡耀昌对张德江的言论表示强烈谴责,他认为,张德江的言论已显示,一国两制完全走样,变形。。

蔡耀昌:“我强烈谴责张德江,其实他昨天的讲话已经显示一国两制在97后20年时间,完全走样和变形,如果我们看20年之前,中共的当权者绝对不会讲出这番说话,(他)讲出大言不惭,认为一国两制完全牢牢控制在北京手上,一国两制是一个高层次的承诺,亦都是香港人当年接受、回归中国的重要前提。所以不能随时可以收回,现在张德江的讲法就正正不断希望要拿中央的权力,我想这点对一国两制更大的挑战。”

蔡耀昌呼吁香港人,应积极参与六四悼念晚会及今年的七一大游行的平台,表达诉求。立法会议员梁耀忠就担心,张德江的言论是为在香港推出基本法23条铺路。

立法会议员梁耀忠(摄影:梁路思)

梁耀忠:“我觉得他(张德江)今次这样讲,是想收回权力。自己好担心,可能要根据基本法立法,当然断断不会根据基本法为民主立法,虽然基本法有讲民主,它却要收窄民主,不会放宽民主。他讲的必然是23条立法,23条将会限制我们一直既有的民主人权。”

梁耀忠认为,以前中共政府都有介入香港事务,但都有些许遮遮掩掩,今次的言论似乎暗示,中共要明刀明枪,染指香港政府的内部运作。

游行途中,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告诉本台,张德江的言论不是新鲜用词,中共近年一直都有讲,但预见未来几年,中央会利用立法途径,令北京的任命等权利成文。

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(摄影:梁路思)

马岳:“一直都有讲,中共自己都讲过,不是新内容。新内容是反港独、不能用高度自治胁逼中央等,可以预见未来几年,(可能会)再利用立法途径,将一些中央任命权力成文化”。

不过,新特首林郑月娥7月1日上台,张德江此时发出的言论,是否会给新班子造成压力,马岳认为,不需要中央施压,林郑月娥可能在组班过程中,已感受到压力,是否会吹散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1日来港的和风,他认为,根本矛盾不解决,和风亦吹不长。

马岳:“他(张德江)不需要施压,我想林郑一定会听话,和很多问题在乎日常的施政有几大压力,和那些中央对香港的干预会是什么形式出现,不是他讲一句话,林郑感觉到很大压力,她在组班过程,每一日都感觉到中央的压力。(未来5年港府施政)强硬过梁振英就有困难,要看很多因素,现在这段时间有少少和风,但我想有很多根本矛盾,例如政制、一国两制底下中央的干预,没有办法消除。(这个时候的言论,是否会吹散习近平七一来港的和风)所谓和风都是短暂的,如果解决不到根本矛盾的话。”

长毛雷玉莲(摄影:梁路思)

支联会6月4日将在维多利亚公园举办的烛光晚会,晚会会在当晚8点开始,大约10点结束,集会开始前,还有座谈会。支联副主席蔡耀昌表示,会和其他团体商讨,如何在7月1日举行活动,直接向来港领导人表达诉求。

责编:李 涛

 

 

 

 

金额:
$
订阅电子期刊
每周新闻、访谈、资讯和活动精选,方便查阅!

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,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