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回归20年一国两制已走样变形 李柱铭斥共产党治港失败

  分类      2017年6月12日     

主持人:梁路思 /

香港民主党举办回归20周年论坛,并发表“香港前途决议文”。(摄影:梁路思)

【希望之声2017年06月12日讯】(本台记者梁路思香港报道)周日,香港民主党举办回归20周年论坛,并发表“香港前途决议文”。曾参与起草《基本法》的民主党创党主席、资深大律师李柱铭在论坛表示,香港回归20年,已沦为“共产党治港”,但强调共产党穷尽一切打压香港,最终却赢不到人心,令共产党治港者失败。公民党的余若薇则提到张德江早前对港的言论,显示回归后法制越趋大陆化,法制亦沦为“整治人的工具”

民主党的论坛周日(6月11日)在香港城市大学举行。(摄影:梁路思)

民主党的论坛周日(6月11日)在香港城市大学举行。李柱铭发言时回忆,他当年第一次听到以“一国两制”治港时,曾戏称“一国两制”,就是“你制我不制(你愿意我不愿意)。”但后来觉得行得通,但肯定很难。

民主党的论坛周日(6月11日)在香港城市大学举行。(摄影:梁路思)

他以摇摇板为例,一边的大人代表中共政府,另一边的小朋友代表香港,认为体重的中共政府一边需让小朋友才能取得平衡,但现在的中共,不断在摇摇板增加一个人(的重量),等同不断干预香港, 对香港进行全面管治,他又指,现任特首梁振英是共产党员。

曾参与起草《基本法》的民主党创党主席、资深大律师李柱铭在论坛表示,香港回归20年,已沦为“共产党治港”,

但强调共产党穷尽一切打压香港,最终却赢不到人心,令共产党治港者失败。(摄影:梁路思)

资深大律师李柱铭:“所以大人是中央,内地几大,香港几小,内地要就(让)我们,一定要向中央移动,小朋友可以玩,一方面要鼓励香港人包括香港政府,一定不要害怕,一定要坚持你们的话事权,港人治港。另外一定要停止内地任何机关,停止共产党干预我们才行,现在是什么,是全面管治权,大人加多个人在这边,小朋友悬空了,怎么玩!现在不是港人治港,是共产党治港,689是共产党员,他坚持说不是,他说不是,谁信他不是,越说不是,香港人更觉得他一定是。”

李柱铭表示,回归20年当初,中共开始干预香港事务都是在幕后进行,当年的新华社还为此反驳,说无证据显示它有干预。但现在,中共说选举根本就是它要处理的事务,对香港的政制发展有决定权。但在最近的一次立法会选举中,中共花了大量资源总动员,但最终民主派在地方选举中,仍然可以得到超过一半的选民支持,他认为,共产党治港最终未得人心,之后更加变本加厉,希望香港学澳门的一言堂。

资深大律师李柱铭:“摆到明20年,是所谓共产党治港者,他们彻底失败,为什么这么多年,赢不到民心,20年赢不到。硬要按住你,要我们学澳门,我以前说新加坡化,现在要澳门化。我要问共产党,如果香港人就算给你管到,真的和澳门一样,立法会一言堂,只是大声和小声分别,讲的都是中联办的话,这么听话,报纸新闻全部听话,肥佬黎(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)跪低。没人吵,领导人来只会拍手,71大游行,民主派在前面跳舞,这又怎呢?是否一国两制就成功,是否台湾就能给你哄到呢?”

资深大律师、公民党余若薇(摄影:梁路思)

资深大律师、公民党余若薇就从法制方面论述回归后的变化,她表示,留意到中共人大委员长、主管港澳事务的张德江在香港回归20年时,曾提到香港的法制在1996年排名是全球60多名,2015年大幅上升11位,比不少西方国家都靠前,但余若薇表示,她根本找不到相关的资料,只找到2015年有个调查,香港排17名。

余若薇表示,张德江在回归20年的讲话中,特别提到以强大的法律武器去解决问题,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讲释法是一个法律利器,往后释法要制度化、常态化。她认为,这些言论显示当权者,已将法律当作整治人的工具,完全违反法制“以法达义”的精神。

余若薇:“因为现在不单止讲以法治国,我留意到张德江在他8000字讲话特别有提到,张德江说以强大的法律武器去解决问题,厉不厉害?原来法律是武器,法律很重要,工具给当权者拿在手,可以整治人民。现在不单是工具,是武器。饶戈平讲,释法这是一个法律利器,我们释法要制度化常态化,成为保障一国两制的法律利器,我们一般普通法传统讲法治,戴耀庭讲有4个层次,以法达义,利用法律达致公义。这个真是法治精神,但现在好多时,法治变成以法治人,用法律整治人,管治你,所以变成利器或武器。”

余若薇特别提到香港的司法机关,在回归前,提请人大释法非常谨慎,但去年在立法会宣誓风波中,一审法官还未审,香港政府已提请中共人大释法,法官在判案时,居然违背普通法不具备追溯力的方式判刑,甚至在大律师质疑时,还强词夺理。

余若薇:“香港法庭我不能话拥抱,但真的照单全收,基至当时有潘熙代表说,法官你有权可以看释法范围,但普通法不应该有追溯力,因为他们宣誓案(梁颂恒、游蕙祯)是10月12号,释法是11月7号,没有追溯力,但法官当时骂潘熙,你说你有无证据,因为香港法官审普通法,如果你要引述内地的法律,或其他法律,要找证据,要找专家证供,你为什么没有专家证供。”

余若薇表示,如果想要否定法官判案,他叫律师找内地律师、专家来解释,她对这一点非常不理解,香港的法制在回归20年后有无变样,她希望大家自己去判断。

回归后,香港的民主派坚持要一国两制的制度必须维护三权分立,但中共有领导人曾讲过“三权配合”论。究竟在80年代起草基本法时,对三权分立是如何定义,同场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表示,回归前,有内地官员已向她提过高度自治非完全自治,且《基本法》没有提到三权分立,她相信中央当时接受的是84年香港的现况,当时的香港完全是行政主导。

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(摄影:梁路思)

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:“就高度自治在我一回归做局长时,已经有中央官员讲,你们是高度自由,不是完全自治,你们有些人的头好似好大,其实有限度是高度,已经有人和我讲过。另外呢,至于三权分立,基本法没提过行政主导,当然中央说基本法整个政制架构蕴含行政主导,亦没有提三权分立。相信中央政府从来没有想在香港三权分立,因为82年中英谈判时,相信中方是以为将84年香港的现况接收,当年82年香港的现状是未有普选,完全没有立会选举,85年才有功能组别选举,当时80年代香港绝对是行政主导。”

不过,一同出席论坛时事评论员、当时是驻英国的记者刘锐绍表示,当时真有提到一国两制需要用三权分立来平衡。


论坛时事评论员、当时是驻英国的记者刘锐绍表示,当时真有提到一国两制需要用三权分立来平衡。(摄影:梁路思)

时事评论员刘锐绍:“香港一直以来都是讲三权分立,但现在讲的是行政主导,但当时的情况是,香港一国两制最好的地方就是有三权分立来平衡,当时他们讲,我在内部听到的是,他们真的想透过香港来令大陆改革,现在讲的三权分立就是行政主导,但基本法是没讲行政主导的,他们现在讲的是立法原意,当时我听到的立法原意就是拿香港做示范,示范给台湾看,来做统一工作,基本法有讲普选,邓小平(中共前领导人)没讲行政主导的。”

刘锐绍表示,其实一国两制的走形变样,早在2003年7月1日大游行后,当时有最少50万市民上街游行,反23条立法。随后,中共开始成立港澳协调小组,组长是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。

刘锐绍:“2003年七一大游行之后,国内就总结了当时的形势,然后就成立了港澳工作协调小组,当时曾庆红做组长,他们总结了7点,其实这7点已经改变了(基本法),如果说没变形、没走样,是指2003年到现在。因为,那个时候已经变了。哪7样呢,第一,以前在北京和英国采访的时候,跟我们一国两制,两者是相辅相成,即使说,两者是平衡对待,但是03年以后,就讲,一国是先于两制。现在用的词语就是一国高于两制,到近年又讲,香港是没有剩余权力的,中央给多少就多少,两制的地位已经被贬低。”

究竟一国两制、港人治港走样、变形责任谁属,时事评论员程翔表示,非北京莫属。他分析,北京政府透过不同的渠道改变基本法的原意。

时事评论员程翔(摄影:梁路思)

时事评论员程翔:“习近平提出不变形、不走样香港并不处于主导地位,这个变形走样,只可能是北京(所为),我们没可能推动基本法走样,只有北京才有这个能力,通过种种的解释行为,令基本法变形走样。有无改基本法呢?文字上是一个字都没改,但是在实际上、在精神上,它通过多种渠道来赋予基本法新的定义,令到实际上是修改了基本法,他又通过正式的渠道,例如人大释法、通过非正式的渠道、例如白皮书,通过领导人讲话,例如,张德江的讲话等,还有,通过不同香港人协商,单方面改变政策。”
程翔表示,2012年中央推出十二五计划;2015年通过新国家安全法;2017年安排香港的教育政策,都完全没和香港协商,却直接造成既定的事实。但那些全部都属于香港自治范围内的事。除此之外,中共还透过内地很多官员、学者的种种言论,规范香港自治范围内的事。经过不断的渗入,令香港的基本法变得体无完肤。

程翔:“例如,中联办的曹二宝、张晓明、基本法委员饶戈平,最近还说,对基本法的解释要常态化,制度化,最典型的例子,就是讲基本法改变到完全变样的就是普选,立法原意,04年、07年14年,通过两次释法,一次白皮书就将整个基本法的内容全变了,基本法有关普选的内容全部变了。张德江在20周年的讲话,完全都是新的论述,特别是中央对香港公务员负有监督的责任,以前没有的,就是通过一点一点的渗入,就完全改变了基本法的原意,过去20年,最能够令基本法变形走样的,就是中央。”
程翔在中央关系、 中央和特区关系、意识形态、政治经济、社会文化生活等7个范畴,找有代表性的指标评分,最后总计平均为负12分,他重申,从03年开始,中央和特区的关系处于一个向下盘旋的恶性循环,这个恶性循环到今天为止,都没能见底。他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,相信中央是有部署的、令到一国两制走样、变形。
另外,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,民主党首次发表「香港前途决议文」。洋洋万字表述民主党对未来香港宪制、港中关系、本土政纲等范畴。
决议文指出,面对北京对港越来越多干预,香港未来政治环境愈趋严峻,人大「8.31」框架打破普选承诺,民主党不容许香港走向「一国一制」,但表明反对香港独立及「主权自决」,认为应在现时的主权框架下,实施最大程度的自决,首要工作是争取尽快落实真普选。
决议文由民主党副主席罗健熙执笔,他表示,决议文去年已完成,但一直无合适的机会发表,他指,纵然有调查指现时本土思潮已转趋冷淡,但相信本土思潮对年青人的影响犹存,望决议文可回应年青人的声音。

责编:李 涛

金额:
$
订阅电子期刊
每周新闻、访谈、资讯和活动精选,方便查阅!

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,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